从牟其中“人生既可超百载,何妨一狂再少年”想起

2016-10-04 16:43:30 wen 3
从牟其中“人生既可超百载,何妨一狂再少年”想起
 
(2016年9月工作学习心得)
 
    2016年9月27日,76岁的南德集团前董事长牟其中先生走出湖北洪山监狱大门,结束了16年的牢狱生涯。牟其中,1941年生,重庆万州人。一个曾同时肩负中国“首富”和“首骗”两个名号的备受争议的人物。
 
    他从300元人民币起家,一度达到了“中国首富”的高峰,又因南德集团信用证诈骗案入狱,在2000年被判无期徒刑,后因表现好,改为有期徒刑。
 
    有人云:“进去的时候,他是一位老斗士;出来的时候,依然是一位更老的斗士”,网上热传他的联句:“人生既可超百载,何妨一狂再少年。”很励志,且狂气依然。
 
    “狂人”、“骗子”、“首富”、“传奇”,在中国民营企业家里,很少有人被同时冠以如此之多却又差异巨大的标签,牟其中算一个。
 
    狱中归来的牟其中宣布他要第三次创业。他推崇软实力的发明人约瑟夫•奈的一句话,“在信息时代,比的是谁讲的故事好听”;而马克思也曾经说过,“资本就是对信用的经营”。他要用“讲故事”获取1000亿资本金继续自己的“南德试验”,并对此十分有把握。
 
    牟其中因办了三件大事——罐头换飞机、开发满洲里和发射俄罗斯卫星,被广为人知,且一直伴随争议。
 
    1989年,牟其中率领南德集团,完成了中俄民间贸易史上最大一笔单项易货贸易——用中国300多家工厂的800多个车皮的日用品、轻工产品及机械设备,从俄罗斯换回了四架图-154M民航客机。这笔跨国生意,使牟其中一夜之间名闻遐迩。
 
    1993年,根据南德集团与满洲里市政府的合作协议,南德集团将斥资100亿元“独家独资”对满洲里区域进行全面整体开发、投资、建设。
 
    1993年12月28日,南德集团投资的航向1号卫星在俄罗斯拜科努尔发射场发射成功。次年4月,又与俄罗斯航天信息公司签下航向3号卫星的共同经营协议草案,该项目由南德投资启动卫星的制造程序,俄罗斯则负责提供卫星设计制造、发射、测控和轨道位置。后因南德集团国内发生变故而被迫退出。
 
    成名之后的牟其中,因各种令人瞠目结舌的言论和动作,在“狂妄”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但牟其中从不觉得自己说的是大话,相反,他觉得更多时候是说小了,他对想都不敢想的人不以为然。
 
    牟其中曾宣称,他计划在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缺口,让印度洋的暖风从这通道里涌到中国这边,把青藏高原变成万里良田;他曾研究“通天河计划”,将青藏高原上的六大江河———雅河、怒江、澜沧江、金沙江、雅砻江和大渡河,筑堤成湖,凿渠成河,形成八百公里人工水系,浸润西北大漠变成绿洲,贯通黄河流域,东进华北,直抵京畿。
 
    他在1995年宣布:要用10年左右的时间使南德集团进入世界十强企业行列(1996年的南德集团工作会议最后确定为“在2005年或更短的时间里把南德集团建成世界十强企业”)。
 
    1997年宣布,计划在6至8个月内,生产出运算速度在10亿至100亿次之间的芯片。
 
    1998年宣布,用三年的时间,在西方发达国家建立起50家商业银行、投资银行、保险公司、证券、基金等金融机构,最终建立起几十个高新技术垄断、行业垄断的大型跨国企业集团,再对这些优秀的企业进行国际金融操作,获得更多资金,又开始新的一轮循环。
 
    他的工作秘书曾对人介绍说,牟其中一日三餐都要谈到他的“项目”,从1993年开始,他接谈过的项目不下三千,但真正进入实施的微乎其微。即便是这样,他还照样不断地跟人家谈。
 
    著名企业家冯仑曾在文章中这样评价他:“牟其中是非常复杂的一个人,作为中国最早的民营企业家,很具有标本意义。一个人在一个时代中能够迸发出的光芒,其实就是这个时代的光芒。”
 
   “信用证诈骗”案始末。
 
    1993年12月28日,牟其中率南德集团与俄罗斯合作,成功地发射了“航向一号”电视直播卫星。1994年起,南德集团开始制造航向系列卫星。
 
    1995年,国家实行紧缩银根的经济政策,这对开展卫星业务、需要大量资金的南德集团来说,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。这时,一个叫何君的人出现在牟其中的面前,对方表示愿意提供资金助南德渡过难关。果然,经费及时到账,航向三号卫星也及时升空,南德集团再次渡过了难关。然而,何君提供的那笔钱却把牟其中与南德集团拖向了无底的深渊。
 
    1996年8月,公安机关在对湖北省轻工业品进出口公司“骗开信用证套汇”的问题进行调查中发现,南德集团所用的资金与该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原来,当时南德集团为了紧急融资,参与了何君与湖北轻工共同策划的一起“虚构进口货物、骗开信用证,非法占有国家资金”的行为。牟其中作为决策人之一,被认定构成了信用证诈骗罪。
 
    牟其中的商业意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显得超前而又孤独,他的思维方法既成就了他,也最终葬送了他。正如冯仑在评论牟其中时说的,“解读和了解牟其中,最重要的是应该明白,一个人的命运不是孤立的,在一个时代的背景下,你所能做的事业一定取决于制度空间的大小,你个人的品质再好,能力再强,都不重要,只有跟制度空间相容,你才能够很好地成长。在当今社会,相比于76岁的牟其中,许多人年纪轻轻,却是老气横秋,做事打不起精神,他们的人生充满了困苦,充满了灰败与绝望,终其一生地活在自己的心狱中,不敢越雷池半步。
 
    我并不欣赏牟其中的张狂,但我钦佩他理解透了约瑟夫•奈和马克思两人“如何把这个故事讲给全世界听”的真谛。《权经》上讲,“精通一门技术,不如交一个精通这门技术的朋友。”
 
    我觉得即便自己无法做到让全中国每一个人都听到你的故事,或是可以把自己想要讲的故事讲好,但你的内心不能没有如牟其中“人生既可超百载,何妨一狂再少年”的斗士精神,没有那种于己、于人甚至于国都更有意义的理想和思考。
 
 
中裕冠集团品牌战略研究院院长  郑安南
 
2016年10月8日
 


电话咨询
邮件咨询
在线地图
QQ客服